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柄唇兰属

柄唇兰属

飘唇兰被当头一棒弄得一头花粉

  如果你天生就是个钩人的诱饵,让对方一旦接触便难以自拔,成为俘虏,这是最好不过的了,不是吗?

  这里不得不说一点题外话,是一个关于达尔文的故事:天蛾口器和兰花的距是协同进化的,长度和弯曲度恰好,天蛾才能从距的深处尝到花蜜。这种特异的机制防止了不同花之间杂交,形成生殖隔离,因此演化出不同的物种。达氏在观察了马达加斯加的大彗星风兰Angraecum sesquipedale之后,成功地预测了一种口器长达 30.5 厘米的天蛾的存在,尽管当时它并未被人发现。

  美杜莎玉凤花Habenaria medusae和非洲的空船兰一样,都是通过蛾类来传粉的,从侧面看去,每朵花后也有都有个藏着花蜜的距。然而让人惊奇的是,这种印尼的兰花的唇瓣分出了蛇一样的缕缕流苏,就像美杜莎的头发。

  吊桶兰属的Coryanthes macrocorys也吸引兰花蜂来传粉,然而它们是狠角色——当雄蜂不小心找到吊桶兰收集香气时,它会掉进兰花像桶一样的唇瓣。因为兰花分泌一种粘稠的液体,雄蜂在其中几乎会窒息。翅膀打湿不能飞走的雄蜂只得从花后侧的一条逃生通道挤出,当然,兰花顺便在通道那里安放了花粉,正好粘在兰花蜂的身上。

  艳红的朱色卡特兰就是一例,给它传粉的是蜂鸟。同时,提供强大视觉冲击力的花也许会戏弄传粉者,比如蜂鸟预期的奖赏——花蜜什么的——也许就会欠奉,但鸟儿们还是会无可救药地被它吸引。

  如果你是美杜莎,他爱上了你,还是会想尽办法看你一眼。即使最终会被石化,他眼中留下的,也不是女妖,而是女神。

  一些兰花就把自己伪装成炫目的昆虫。拟蝶唇兰属(Psychopsis)的物种常被称做 “蝴蝶文心兰”。顾名思义,图中的Psychopsis versteegiana向上伸出的三枚萼片有如触角,而三枚花瓣则状似蝶翼,就连它的合蕊柱——花心雌雄生殖器官合在一起的部分——都组成了昆虫的头部。

  雄性的兰花蜂(蜜蜂科,Euglossini 族的物种)有收集花香的习性,因为拥有最复杂的花香组合的雄性可以赢得所有雌性。当雄性兰花蜂碰到中美洲的飘唇兰属Catasetum的雄花,它会触发花上微小的机关,被当头一棒弄得一头花粉。

  过于燥热的环境总是缺了那么点儿气氛,这对兰花传粉也一样。因此,非洲的一种风兰Aerangis distincta(空船兰属,且译 “独特空船兰”),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夜晚凉爽的时光。从暮色降临开始,在月光下愈发皎白的兰花就散发出浓烈的芳香,吸引夜晚的蛾类。只有它们吸管一样的口器才能伸入兰花唇瓣上的 “距” ——那根藏着花蜜的长长的管子。

  棘唇石豆兰Bulbophyllum echinolabium那腥红、毛绒的唇瓣不仅看上去像腐肉,闻起来也像——它活脱脱就是半只老鼠血淋淋的残肢。这种印度尼西亚的兰花,在炎热的夏天里能将臭味散发开来,吸引蝇类。逐臭而来的蝇类需要找地方产卵,为了它们的后代出生后不会挨饿。然而它们在 “腐肉” 旁的活动会晃动兰花的唇瓣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10-02 16:57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http://luluemirates.com/bingchunlanshu/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