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柄唇兰属

柄唇兰属

兰属天蛾是不受这种专一性约束的

  正是看到大慧星兰的洁白芳香的花朵,看到长距中内藏的蜜腺,沉迷于兰花传粉研究的达尔文才得出了那样一个大胆而又科学的猜想。这个经典的达尔文猜想,最终导致了“协同进化”理论的产生。即,在漫长的生物进化中,植物和传粉生物为了适应自然环境,演化出专一而特定的互惠关系。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榕果与榕小蜂的协同进化关系。隐藏于榕果腔内的小花,仅需要那些身体结构小巧精密的榕小蜂钻入榕果腔为其传粉。而榕小蜂也心甘情愿地等待着榕果成熟时散发的芳香,历尽千辛万苦,钻入果腔内,选择温暖舒适的瘿花子房,产卵孵化。一方面,在子房内发育成熟的雌小蜂,会钻出榕果,带着装满成熟花粉的花粉筐,奋力钻出榕果,寻找下一个榕果,继续传宗接代。另一方面,榕果内盛开的小花,通过榕小蜂的介入,成功地实现了异花授粉的目的,提高了后代的生存几率。

  不难想象,对长喙天蛾来说,它的优势在于无论花距或长或短,都可以从容地拜访长短距的物种,尽情地吸食花蜜。从这个角度而言,长喙天蛾对短距花的拜访,是不能有效地为其传粉的,它的取食对于植物来说,有些暴殄天物,纯属浪费。那长有短距的花就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辛苦营造的资源被浪费了吗?不!植物是颇有生存智慧的。针对这样不劳而获的“盗密者”,短距花自有自己的一套策略,它可以让蜜腺分泌的花蜜味道难以下咽,甚至对盗密者有毒性,这样就可以防止那些只取食不传粉的长喙传粉者了。同理,对于长距物种来说,它的距越长,产生的花蜜量越多,花蜜越有营养,这样便可独家吸引长喙传粉者的“眼球”啦!从这个角度而言,基于自然选择进化学说提出来的“协同进化”理论又可以稍加修饰成“为传粉者而进化”的理论了。即植物为适应自然环境中的传粉者,会进化出不同的形态特征,以此来吸引有效的传粉生物为其授粉,繁衍后代。

  作为一个种类多达200多种,特产于非洲热带地区及其周围岛屿的兰花类群而言,彗星兰属具有超长的花距是一个重要的分类学特征。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发现并非所有彗星兰都是由天蛾来传粉的,尽管它们都拥有白色的花冠、芳香的气味、花距里储藏有花蜜等。

  作为一个种类多达200多种,特产于非洲热带地区及其周围岛屿的兰花类群而言,彗星兰属具有超长的花距是一个重要的分类学特征。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发现并非所有彗星兰都是由天蛾来传粉的,尽管它们都拥有白色的花冠、芳香的气味、花距里储藏有花蜜等。

  1985年,瑞典科学家尼尔森研究小组在马达加斯加岛中部高原上,发现了另一种彗星兰仅靠唯一的一种天蛾来传粉。这种天蛾并非预测天蛾,而是其他天蛾种类。说它专一,首先是因为其生长的森林里,也有预测天蛾存在,且数量很多。其次,这种天蛾在口器的长度和宽度上有两种不同的尺寸,唯有口器最长且最纤弱的天蛾被观察到为其有效传粉。这种彗星兰对自己的传粉生物的选择要求具强烈的“排他性”,可以相当有把握地吸引为自己有效传粉的天蛾前来拜访。这种适应性,主要表现在彗星兰的3个方面。第一,彗星兰的花型结构适合传粉者拜访时可以充分接触到成熟的花粉。第二,彗星兰的开花物候和传粉者的行为有一定的时间约定。第三,彗星兰释放了一种特殊的化学气味,为传粉天蛾发出了“美食节开张”的“广告宣传”。当然,对昆虫而言,天蛾是不受这种专一性约束的。因为,除了为彗星兰传粉之外,这种天蛾也会拜访其他长有花距的植物。

  花距是一些植物花形态结构的一种特化。通常是指由花萼或花瓣的基部向外延伸形成的一个管状突起,或长或短。花距里或多或少总藏着一些分泌花蜜的蜜腺组织,酝酿着传粉生物最喜欢的花蜜——甜蜜、芳香、管够!

  1862年的1月25日,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然而,对于英国博物学家达尔文来说,这一天似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9-22 16:28   【打印此页】  【关闭
http://luluemirates.com/bingchunlanshu/150.html